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 178

178

作品: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作者:釣人的魚 字數:19452746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可是我們是做生意的,這次可以說我們的全部身家都投在了湖州了,再想挪動,基本是不可能的了”。閆培功非常懊惱的說道。

    丁長生看了一眼閆培功,這老小子總算是說實話了,商人重利,所以,利益面前很難說做出什么選擇,但是丁長生還是愿意選擇相信閆培功,畢竟,如果他要是背叛宇文家,想必早就背叛了,何必等到現在呢,而且宇文靈芝對閆培功也是信任有加,這種信任不是說說就完事的,可能需要幾代人才建立起來的。

    “動是不是能動了,損失太大,而且湖州市政府肯定也不同意你們這么做”。丁長生說道。

    “所以,我這次來,有兩件事,一個就是今后怎么應對,我擔心林一道來中南省后,很快就會把目光對準湖州,因為這一年湖州發展很快,而這都是得力于來自中北省的資金,所以,林一道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閆培功憂心忡忡的說道。

    “第二點呢?”對于這一點,丁長生也沒好招,只能是見招拆招,目前說一切都太早。

    “我想除了已經投進去的錢外,我們不再往里砸錢了,我們好歹也得留點東山再起的資本吧,我想以現有的資產做抵押,向銀行貸款,萬一這些項目半途而廢了,也好有銀行接手,這樣地方政府和銀行都不吃虧,你覺得怎么樣?”閆培功詢問道。

    “這些事我不太懂,只要你覺得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就行,不要想著鉆法律的空子,那樣沒用”。丁長生皺眉道。

    “我明白,如果你同意,我們就做,靈芝說了,這些事都得你同意才行”。閆培功說道。

    丁長生點點頭,問道:“林一道在中北省的為人怎么樣?”

    “非常的跋扈,連省長都不放在眼里,但是人家有資本啊,后面那老爺子說是快死了,快死了,這不又撐過了一年,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死”。閆培功也是非常懊惱的說道。

    “嗯,有些事我們要早作準備,不能等,你在中北省人頭熟,既然他離開了老巢,那很多事我們就可以悄悄進行了”。丁長生道。

    “丁書記,你什么意思?”閆培功一愣,不明白丁長生到底什么意思。

    “很簡單,這件事我想了很久,祁鳳竹要想出來,除非是案子重審,判定當年拿起案子無罪才行,這樣一來就能把案子翻過來,這樣靈芝她們才能重見天日”。丁長生說道。

    “都過去那么多年了,談何容易,再說了,即便是冤案,誰敢翻這個案子?據我所知,但凡冤案,在位者都有極大的責任,而且往往還是幕后黑手,就祁鳳竹這個案子來說,林一道是跑不了的,再加上當年那些審判此案的法官都已經身居高位,恐怕也是極力阻擾這個案子的重審,所以,這個案子我感覺懸得很”。閆培功繼續潑涼水道。

    “不試一試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覺得值得一試,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找人把當年參與這個案子的所有人都給我個資料,公檢法都要,如果能把這個案子翻過來,老閆,你后半輩子也就不用這么ca勞了”。丁長生開玩笑道。

    “好吧,我聽你的,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她們兩人再在湖州呆著不行了,萬一被林一道發現,這事就很難辦了,還是讓他們到你這里來吧?”閆培功說道。

    “好吧,我盡快安排,到時候通知你”。丁長生想想也是,如果林一道真的把目光對準了湖州,宇文靈芝和祁竹韻在湖州就很危險了。

    “那行,不過,我提醒你,林一道在中北省經營這么多年,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你還是小心點,在中北省,有不少人都是他提起來的,這些人雖然身居各行各業,但是林一道打個電話就能讓這些人俯首帖耳,這不是夸張。”閆培功問道。

    “對了,你認識一個叫陳平山的人嗎?”丁長生問道。

    “陳平山?好像是有點印象,怎么了?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聽過?”閆培功若有所思道。

    “沒什么,我在湖州時,這個人找過我,說自己是中北省人,好像是北原大學的老師,我當時很忙,沒來得及和他深談,你一說林一道的事,我倒是想起來了”。丁長生漫不經心的說道。

    但是閆培功想了半天也沒什么頭緒,只是最后對丁長生說道:“實際上,我們看大的只是表面上的林一道,真實的林一道是什么樣,沒人知道,所以你要小心又小心,以前你們不在一個行政體系下,現在呢,可是當面鑼對面鼓了”。

    “你說笑了,我只是一個地級市的區委書記,和他說不上話,我的上司是唐炳坤”。丁長生笑笑說道。

    “我這不是危言聳聽,林一道背后是林家,是林老爺子,而梁文祥雖熱是省委書記,但是梁文祥背后是誰?雖然我們知道有人,但是卻沒那么具體,省里很快就會重新站隊,你等著吧,我擔心的是梁文祥根本不是林一道的對手,這樣一來,我們就麻煩了”。閆培功皺眉說道。

    不得不說,閆培功看問題很尖刻,一針見血,的確是如此,林一道要是想收買人心,在中南省振臂一呼,肯定會有響應者,畢竟林家的門楣在那里擺著呢,所以才有閆培功的擔心。

    別的不說,那些和前任省委書記羅明江有或深或淺關系的人,都在等待著,一方面惶恐不安,另外一方面卻也在急于尋覓新的靠山,如果林一道不顧名聲的好壞,徹底接納了這些人,那么短時間內林一道的勢力就會幾何倍的增長,這是一定的。

    “我向來是往好處想,往最壞處打算,沒想到閆先生比我還悲觀”。丁長生笑道。

    “唉,我和你不一樣,你還年輕,路走錯了或者是跌一個跟頭,都可以從頭再來,但是我沒那樣的機會了,一頭栽倒,很可能就這么過去了”。閆培功苦笑道。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