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塵篇之秦嶺云門 第六十九章 望云逐風

第一卷 凡塵篇之秦嶺云門 第六十九章 望云逐風

作品:武道天人 作者:安奮青 字數:650245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如此這般,又一次的就這么一氣飛縱之下,云一凡的身影竟是已經處在了距離方才其立足的那山崖邊緣所在大約六丈開外的地方!

    “六丈之遠——”云一凡的臉上也是不由地顯露出了一絲淡淡淺淺的微笑,暗自在內心當中感嘆道,“這‘望云逐風’還當真不愧是先天級別之屬的超階輕功啊!”

    心中如此的感慨之下,他的神色之間,雖然依舊是那么的寧靜坦然,平和清淡,猶若似水一般,卻也是不禁又多了幾分自然而然的笑意——然而,他的身形卻并未有任何停滯,而是繼續著在飄然而動……

    。。。。。。。。。。。。。。。。。。。。。。

    須得知曉,如今云一凡的修為還只是初境后期下層的初臨階段,以如此功力倘若能夠正常地施展出初達純熟級的高階輕功,便能夠基本的發揮出其所應有的輕功水準——躍高的極限大約可以達到三丈左右,而縱遠的極限則大約可以達到四丈半左右。

    不過,畢竟他現在已經并非僅僅是初達初境后期下層的初臨階段,而是已經處在了初臨階段的極限程度,所以無論是躍高極限還是縱遠極限都是已然又會略略有所增加,但是所能增加的范圍那卻也是極其有限,幾乎可以算得上不過是微乎其微罷了。

    然而,云一凡在此之前,便已經是將高階輕功“沖云身法”修煉達到了“意境”的極致地步。

    所以,他之前借助于高出地面大約數尺的那方大石之便,已然便是可堪十分揮灑自如的就能夠一氣飛縱之下,橫跨而過四丈七八尺的距離,如此卻仍舊是輕松自在,并且還是盡顯行云流水一般的暢快淋漓!

    而且,即便是不借助于那方大石高出地面數尺的這般便利,其實以他“沖云身法”已經臻達“意境”極致的這等輕功造詣,那便也是已經可以堪堪地達到如此這般的一氣飛縱之下的橫跨距離,只不過卻也算得上是基本就達到了其本身的極限,故而也就不會顯得那般輕松自在,反倒會略微有些勉強的意味了。

    據此推論,其躍高的極限也就不過是三丈有余而已,就是距離三丈二尺恐怕也還是稍稍的有所不足呢!

    而云一凡如今的頂階輕功“云霄身法”,那便也是已然達到了“圓融小成”的造詣境地,雖然距離“漸進神而明之”之境的這般圓融級的巔峰地步仍然有所相差,故而與已然臻達“意境”極致的高階輕功“沖云身法”相比可能還微微有所不及,但是也已經相當于高階輕功的“意境小成”造詣——對比置換之下乃是處于同一重的輕功造詣水準,因此卻便也不過就是些微的相差而已。

    可是,現在云一凡修煉演習著先天級別的下品輕功“望云逐風”,如此這般才不過僅僅只是第一遍就這么地施展開來,其一氣飛縱之下竟然便直接就已經是堪堪達到了大約六丈之遠的距離!

    由此可見,哪怕僅僅不過是先天級別之屬的輕功當中的最低一個等階的下品密技,卻也已經是擁有了就連后天級別之屬的輕功當中的最高一個等階的頂階密技便也遠遠難以企及的程度!

    要知道,初達基礎級的下品先天武技,其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便已然是堪堪可比初達圓融級的頂階后天武技,亦即堪堪可比初達意境級的高階后天武技!

    而初達純熟級的下品先天武技,其所發揮出來的威力,更是已經堪堪可比初達意境級的頂階后天武技,亦即理論上堪堪可比初達真髓級的高階后天武技——然則后天高階武技可以達到的最高造詣境地也就是“意境”,故此卻是不存在這一真正情況。

    再往上推論,初達圓融級的下品先天武技,其所發揮出來的威力,則更加地已然堪堪可比初達真髓級的頂階后天武技——到此為止,就連頂階后天武技也不能更進一層從而再上一重造詣境地——故而假使再而往上,后天級別的武技功法也就不能夠再與先天級別的武技功法相形媲美了。

    雖然在后天級別的武技功法之中,低一階的武技能夠以其高出一重的造詣來與更高一階的武技去相互媲美,但是武技功法的造詣境地越是往上越是愈發難以更進一步去再行提升!

    由此而論,以高階武技和頂階武技為例——

    最基本上,初達純熟級的高階武技堪堪可以與初達基礎級的頂階武技相互媲美——可是相比之下,想要同樣的將高階武技修煉達到初臻純熟級,又或者是想要將頂階武技修煉達到入門基礎級,這兩者之間的難度基本上其實乃是相仿相若,但是若要細細區分之下,則還是前者的難度要相對有著極其細微差異的會略微大于后者那么絲毫之間。

    再往上說,初達圓融級的高階武技堪堪可以與初達純熟級的頂階武技相互媲美——可是相比之下,想要同樣的將高階武技修煉達到初臻圓融級,又或者是想要將頂階武技修煉達到初臻純熟級,這兩者之間的難度基本上其實也還是相差甚微,但是若要細細區分之下,則還是前者的難度要相對有著細微差異的會略微大于后者那么略略之間。

    再而往上,初達意境級的高階武技堪堪可以與初達圓融級的頂階武技相互媲美——可是相比之下,想要同樣的將高階武技修煉達到初臻意境級,又或者是想要將頂階武技修煉達到初臻圓融級,這兩者之間的難度基本上其實仍然是相差不大,但是若要細細區分之下,則還是前者的難度要相對有著略微差異的會稍稍地大于后者那么些微之間。

    以上這番理論,也是可以同樣適用于先天級別的武技功法之中的四大品階的武技之間的相互對比以及武技本身的造詣境地的逐步提升!

    相互串聯起來做比較的話,初達意境級的高階后天武技堪堪可以與初達圓融級的頂階后天武技以及入門基礎級的下品先天武技相互媲美——可是相比之下,想要同樣的將高階后天武技修煉達到初臻意境級,或者是想要將頂階后天武技修煉達到初臻圓融級,又或者是想要將下品先天武技修煉達到入門基礎級,這三者之間的難度基本上其實乃是相差算不上多大,但是若要細細區分之下,則還是第一種的難度要相對有著略微差異的會稍稍地大于第二種那么些微之間,第二種的難度要相對有著略微差異的會稍稍地大于第三種那么些微之間,第一種的難度要相對有著一些略微不算太大差異的會稍微地大于第三種那么寥寥之間。

    然而,從輕功方面來說,后天級別的武道高手所能夠達到的縱遠極限通常乃是其自身躍高極限的一倍半,而先天級別的武道高手所能達到的縱遠極限通常乃是其自身躍高極限的至少兩倍以上——

    入微境的初期和中期的武道高手,其所能達到的縱遠極限通常便是其自身躍高極限的兩倍;入微境后期的武道高手,其所能達到的縱遠極限通常便是其自身躍高極限的兩倍半;入微境圓滿的武道高手,其所能達到的縱遠極限通常便是其自身躍高極限的三倍!

    故此,“望云逐風”雖然乃是先天級別之屬的輕功武技當中的最低一階的下品輕功而已,但卻畢竟已然是真真正正地“超凡脫俗”的先天武技輕功!

    既然已經屬于先天之流,那自然便再也不是后天之流的武技輕功可以與之相提并論的了——

    雖然初境武道高手本身仍舊尚且屬于“后天凡境”,然則一旦被其掌握了先天輕功武技,其本身的躍高極限和縱遠極限不但是會有所加成,就連其縱遠極限的距離也便直接可以提升達到其自身躍高極限的兩倍左右!

    當然了,因為畢竟其自身的修為還尚且未能達到超脫“后天凡境”的地步,故而無論是掌握了最基本的下品先天輕功,又或者是掌握了更為高明的中品先天輕功,更甚至于掌握了更加“超凡脫俗”的上品先天輕功,又更或乃至于掌握了極其“超凡脫俗”的極品先天輕功——那么其縱遠所能達到的極限距離,便也就只能是大約在其自身躍高所能達到的極限距離的兩倍左右!

    不過,這便已然算得上乃是達到了極為“驚世駭俗”的境地!

    也正是由于如此這般的緣故,因而哪怕這僅僅還只不過是第一遍修煉演習“望云逐風”這等已然屬乎超階的先天輕功,云一凡以其超絕的領悟之力便是直接掌握入門基礎級——當此之下,其卻便則已經是仗著自己那不下三丈之高的躍高極限,從而直接就是一氣飛縱達到了六丈之遠!

    。。。。。。。。。。。。。。。。。。。。。。

    且說云一凡身處于這高達上百丈的云霧崖頂之上,在如此這般的微微清風與飄渺云霧的相伴相和之下,他的整個人便亦是有如清風徐徐,恰若云霧裊裊!

    只見那一道白色的身影正自前后閃現,左右騰挪,往來翩然,上下飄忽——

    其真可謂是飄飄乎宛如超然出塵,邈邈乎似若翩然脫俗……

    很快地,云一凡便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一遍,并且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入門了基礎級的造詣境地!

    然而,他卻猶自是身形不作停頓,繼續便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之方才第一遍之時更快一些地,云一凡沒費太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二遍,并且又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達到了基礎級的巔峰——“漸進精純”之境!

    不過,他卻依然猶自是身形不作停頓,繼續便再次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著剛才第二遍之時更快一些地,云一凡沒費很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三遍,并且又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達到了純熟級的造詣境地!

    然而,他卻依然還是猶自身形并未停頓,繼續便又是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著剛剛第三遍之時略微又更快一些地,云一凡沒費多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四遍,并且又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達到了“純熟小成”的造詣境地!

    不過,他卻依然猶自的身形不作停頓,繼續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著剛剛第四遍之時略微又更快一些地,云一凡沒費多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五遍,并且又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達到了“純熟大成”的造詣境地!

    然而,他卻依然猶自的身形不作停頓,繼續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著剛剛第五遍之時略微又更快一些地,云一凡沒費多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六遍,并且又是毫無滯礙的便真真正正地達到了“純熟巔峰”的造詣境地!

    不過,他卻依然猶自是身形不作停頓,繼續將這門先天密技給修煉了下去……

    比著剛剛第六遍之時稍稍又更快了略微一點點地,云一凡沒費多久工夫便又將“望云逐風”這門下品先天輕功武技給修煉演習完成了第七遍——

    不過,這一次雖然還是有所提升,但其造詣卻還是處于純熟級的巔峰——“漸進爐火純青”之境!

    至此,云一凡雖然覺得還是略有提升的余地,但是所能提升的程度已經不算很大了,所以便即停了下來。

    “第一遍,直接入門了基礎級!第二遍,堪堪地達到了基礎級的最巔峰——‘漸進精純’之境!第三遍,直接又堪堪地達到了純熟級!第四遍,堪堪地達到了‘純熟小成’!第五遍,堪堪地達到了‘純熟大成’!第六遍,堪堪地達到了純熟級的巔峰——‘漸進爐火純青’之境!最后的第七遍,又是提升到了‘純熟巔峰’的初入極致地步!”云一凡在心中默默地盤算著,不由得自己內心當中與之前相比又是微微的大吃了一驚,隱約之間似乎有如夢幻一般,便是不禁又暗自在心中沉吟著,“這樣的領悟力,與之前那超絕的領悟力相比,似乎又是更加地超乎尋常的高絕了啊!”

    稍稍頓了一頓,云一凡似乎有所了然一般地微微點了點頭,露出了一絲依然如舊的平淡坦然的輕淺微笑。

    輕輕地長舒了一口氣,他便又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感慨了起來:“只不過,這‘望云逐風’作為先天武技之屬,固然是威力要遠遠的超出后天武技,但是所耗費的功力也是相應地多出了不少啊!

    “然而,畢竟這等超階之流的先天武技輕功,的的確確也是要比后天級別的武技輕功強出太多——哪怕就是后天級別當中的頂階武技輕功,那卻也是要遠遠的比之遜色不少呀!

    “得失之間,相應的便還是利大于弊——

    “不過,對于現在的我來說,無論是已經臻達‘意境’極致造詣境地的高階輕功‘沖云身法’,抑或是已然臻達‘圓融小成’造詣境地的頂階輕功‘云霄身法’,卻也都已經是足夠使用的了。

    “嗯——也罷,如非必要,那就還是先使用著后天級別的輕功武技吧,反正也是足夠應用的了。

    “而在我的兩大后天級別的輕功武技之中——

    “這‘沖云身法’已經是達到了‘意境’的最極致地步,如此便算是徹底達到了其最極限的程度,已然是再也進無可進!

    “這‘云霄身法’也已經是達到了‘圓融小成’的地步,雖然僅可媲美‘意境小成’造詣境地的‘沖云身法’,但其實與‘意境’極致之境造詣的‘沖云身法’相比之下,這般功用的相差卻也并不算多大!

    “更何況,我在比試交手之際便可不斷提升其造詣,更甚至于就連方才將之運用于提縱之術僅僅只是從演武場到武藏閣,又從武藏閣到谷口大門,再又穿越原始密林以及登上這云霧崖頂,如此之下,便也已經是好像之前這幾天運用‘沖云身法’一般,亦是可以逐漸的將其造詣境地進行提升增進!

    “既然如此,以后這段日子就先以‘云霄身法’為主,爭取早一天將其提升到‘意境巔峰’的地步,這樣便可以堪堪的與目前已然臻達‘純熟巔峰’造詣境地的‘望云逐風’相互媲美了罷。”

    如此這般的在心中暗自感慨思忖著,他的神情之間則依然還是清清淺淺的微笑著。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