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靈印使者 > 正文 第五十二章、殊途難歸

正文 第五十二章、殊途難歸

作品:靈印使者 作者:飄渺小楓 字數:60249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顧方焱?”

    一聲叫喊打斷了顧方焱的思緒,他帶著疑惑回頭,很多朝他涌來的考生中隱約有個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之中晃動,顧方焱定眼一看,我去這不是秦夏初么?

    秦夏初急急忙忙地朝他跑來,還沒靠近就喊:“你也在這個考區啊,這也太巧了吧?”

    “是有點巧哈……”顧方焱咧咧嘴,額頭浮出冷汗。

    “你這人,從學校回去之后就一直沒跟我聯系,我連你在哪個考場都不知道。”她略帶抱怨地瞥了顧方焱一眼,旋即樂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樣同桌,考完心里有數嗎?”

    顧方焱連連點頭,“有數有數。”

    接著他象征性地回了一句:“你呢?”

    下一刻秦夏初突然傻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身子跟著輕盈地在原地打著旋兒。她那豪邁的舉動一下子吸引了周圍很多人的目光,守在校門兩側的警察一臉緊張地盯著她看,生怕這孩子情緒一激動不幸背過氣去。

    秦夏初一如既往地將長發散開,及肩的秀發漆黑如墨,一身淺色連衣短裙在漫步旋轉時很像一朵緩慢綻開的白稚花。她逆光的身影明亮通透,所散發著的光芒令顧方焱不敢直視。

    “爽啊!終于考完了啊啊啊!”

    顧方焱著實被她嚇到了,等到反應過來后心中微微一動,秦夏初雖然平時就常樂顛顛的,卻很少像現在這么快樂,是那種很放肆的、沒心沒肺的快樂。有時候他真的很羨慕那種感覺,仿佛全世界的煩惱都離你遠去。

    發泄一番過后秦夏初深深地吐了口濁氣,“這下誰都管不著我了,可以隨心所欲放飛理想了。”

    顧方焱一聽心中暗嘆壞了,秦夏初曾嚷著要帶他參觀酒吧,他這下算是主動送上門來了。果不其然秦夏初一把揪住他的衣服,“走啦走啦,時間還早,陪我去酒吧坐坐唄!”

    接著她還說:“我知道你這人不喜歡吵,那個輕吧氣氛真的挺好的,真的我不騙你,據說去那里只有一次和無數次。”

    有那么一瞬間顧方焱還真想就這么跟她去了,但每次這種看似單方面的邀請最后無一例外都會發展成一群陌生人的聚會狂歡,而他又總是最早默默離場的那個人。

    面對這種事顧方焱還算有點經驗,與其到最后落荒而逃不如一開始就婉言拒絕,既省去了尷尬又節省了時間,對彼此來說都算是一件好事。

    顧方焱清了清嗓子,不知為何,他下意識地瞥了眼不遠處立在那里的程兮諾,后者也早已發現了他,二者的目光微妙地觸在一起。顧方焱心里一驚,迅速挪開眼,這個細微的舉動顯然沒能逃過秦夏初的眼睛,只見她好奇地眨了眨眼。

    “你們認識?”

    顧方焱悻悻點頭,“確實認識……”

    秦夏初促狹地笑著,“她是你誰啊?”

    “我姐!是我姐!”他冷汗狂流。

    “之前也沒聽你說起過你還有個姐啊。”秦夏初疑惑地問道。

    顧方焱吞了口唾沫,“表的。”

    秦夏初伸出手指戳了戳顧方焱,“嘿,你表姐在看你吶,她是不是有事找你啊?”

    “她知道我今天高考,專程過來接我出去玩。”顧方焱做了個操作方向盤的動作,“我們是自駕游,你別看她這么年輕,其實很會開車的。”

    “真好啊,我也好想有個姐。”秦夏初歪了歪頭,“那你走吧,跟你表姐好好玩啊。”

    顧方焱心中舒了口氣,“不好意思哈,沒能和你去酒吧。”

    秦夏初擺擺手,“沒事沒事,我姐妹多著呢,有她們足夠了。”

    顧方焱心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幸好我沒去,不然又成炮灰了。如果你的那些姐妹再牽著她們的小男朋友過來,到時候那場面就不只是一個人尷尬了。

    秦夏初安靜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說道:“那啥,同桌啊,你覺得我們以后還會見面么?”

    突如其來的問題把顧方焱問懵了,他愣了好一會兒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其實不會再見了。這句話顧方焱沒能說出口,但他心里比誰都明白,只要你刻意想躲掉某一個人,那么即使地球爆炸了都再難遇見彼此。

    “我我我我覺得吧,只要有緣不管在哪兒都會再見的吧……”

    秦夏初似乎被逗笑了,“怎么你也來這套,有緣沒緣的,難說。”

    顧方焱無力地笑笑,表情僵硬得像是雕刻的石像。有時候他真的很討厭這種無力感,明明眼前有一千個結局等著你選,而你卻只能選擇那個最無聊,也是最差勁的結局。

    “說真的……”秦夏初的語氣平淡又蘊藏著一絲羨慕,“你表姐真的好漂亮。”

    “唔。”顧方焱默默地嗯了聲。

    “走啦走啦,時間不早了。”秦夏初沖他笑笑,比著臉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記得常聯系哦!”

    “再見啦。”最后她輕聲說。

    再見。顧方焱在心中緩緩說道。

    秦夏初轉身離開,顧方焱看到她的身影融在了一片殘陽里,她個子本就不高,這么一看嬌小得仿佛快要消失掉。他曾目睹秦夏初離開過好多次,不是在放學的校門口就是在周末的圖書館,很多次她的背影都是淡淡的,可平常不管道別多少次,第二天她又總會笑著打招呼說早啊同桌。

    只有這一次,她應該是真走了。

    如果當初自己能多一點點勇氣,哪怕只有一點點,那個女孩說不定也不會悄悄跑掉。

    如果自己能再多一點勇氣,也不至于到最后連機會……都沒有。

    …………

    程兮諾平穩地駕駛著汽車,顧方焱系著安全帶坐在副駕駛,目光怔怔地注視著車窗外,遠處車流密集如織,在這個城市里機械而有序地運轉著。

    車內環境很干凈,幾乎沒有什么多余的裝飾,除了后視鏡上拴著幾個小小的木偶人掛飾。看得出程兮諾很喜歡這種類型的掛飾,款式幾乎不帶重樣的。

    車載音響正播放著趙雷的《理想》,很難想象程兮諾居然中意這種上了年代的情懷歌,略帶滄桑的男嗓音將這首歌唱得慷慨淋漓,又頗有幾分憂傷。

    車里空調開得很足,顧方焱微微打了個哆嗦,他扭頭看了程兮諾一眼,對方臉上面無波瀾,正嫻熟地擺動著方向盤。

    不知為何今天的程兮諾顯得格外安靜,或許她有在認真聽歌。顧方焱也很安靜,他一般上了車就很少說話,即使眼前并沒有什么風景也總是默默地望著窗外發呆。

    突然間程兮諾降下車窗,頓時整個城市的晚風灌了進來,午后的風中帶有一絲微涼。顧方焱有點意外地瞥了眼程兮諾,她一只胳膊枕著窗沿,吹拂而來的晚風撩起她的一縷發絲,明亮的眼瞳中倒映著整個城市的影子。

    “兮諾姐,我們這是去哪兒?”

    “先回你家一趟,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收拾一下。”程兮諾沖他微微一笑,“做好準備,今晚我們直接去北城,路上要走好久呢。”

    “我沒想到你會來接我。”沉默了片刻,顧方焱突然說道。

    程兮諾輕輕嘆了口氣,“是學長啦,學長托我來的,他知道你今天考完。”接著她又說:“說實話我才不愿意大老遠來接你呢,可是學長最近忙著執行任務挪不開身,要不然來接你的就是他了。”

    顧方焱心想其實誰來都無所謂,他只是沒想到真的會有人在考場門口等他,一直以來他習慣了體諒別人,還是頭一回體驗被人關注的感覺,老實說……怪感動的。

    “目送走自己喜歡的女孩是什么感覺?”程兮諾冷不丁問道。

    顧方焱自嘲地笑笑,撓撓頭,“兮諾姐你別損我了,只是我在單相思罷了,說出來還挺丟人的。”

    “你自己也覺得丟人?”紅燈的間隙,程兮諾扭頭盯著他的眼睛,“無疾而終的暗戀,是不是有點太衰了?”

    顧方焱被這突然的質問搞懵了,他動了動嘴唇,居然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突然很難受……本來之前送走秦夏初也沒覺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這種中二少年特有的青春疼痛發生在現實中真的沒什么意思,除了矯情之外毫無營養可言,他顧方焱已經準備好了回家抱著大桶汽水通宵刷番劇。

    可是當他望著程兮諾的眼睛,那深色的眼眸里仿佛藏著明鏡波光,某種不知名的情愫突然從胸腔中劇烈地蕩漾開來,好像他真的失去了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那個他默默喜歡了三年的女孩去更遠的世界了,而他只目睹了她的一小段時光,之后她會上更好的大學,有很多又高又帥的學長搶著幫她拎行李,她會和喜歡的人一起練習吉他,共度良宵,滿世界的青春荷爾蒙氣息。

    “是啊,衰爆了。”顧方焱緩緩地說道。

    程兮諾輕輕哼笑一聲,汽車繼續開動。

    心中有些澀澀的,顧方焱長呼了一口氣,車窗外的晚風逐漸轉涼,程兮諾穿著的單薄T恤在風中微微鼓動,鬢前散開的一縷亂發隨著風飄揚。

    “不對啊,我的假期怎么辦?”顧方焱突然間心中一凜,如果他今晚就馬不停蹄地趕往北城,那他長達幾個月的假期怎么辦?

    這么一想顧方焱心中更難受了,幾乎快要喘不過起來,他那更新好的番劇還有那無比愜意的賴床時光……一去不復返了?

    “放心吧放心吧,假期總會有的。”程兮諾幽幽地說道。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