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職場非小白 > 第25章 何忠去世

第25章 何忠去世

作品:職場非小白 作者:梅蕊新 字數:9081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二天一早,葉小圣剛進辦公樓,一看辦公樓門前又聚集了一堆人,這回都是聚集在人力資源部門口。

    他剛要問老莫什么情況,喬珊一把拉過他進了人力資源部旁邊的小會議室。

    “何忠死了,家屬過來要錢的。”喬珊告訴葉小圣。

    “哦,昨晚老莫說他好像是快不行了。”葉小圣意識到老莫為什么會感傷了,因為何忠曾是他的直接上司。

    “之前拿過好多筆,這次想要一筆了結。”喬珊撅了下嘴角。

    “人死不能復生,家屬要錢也是正常的。”葉小圣早已理解人在生活中的理性。是

    的,感性不能當飯吃。

    “林娜現在正在和家屬商量,丁社長估計正在飛機上,還不可能馬上回復。”喬珊繼續說。

    “照這樣下去還得鬧個幾小時。”葉小圣不由得眉頭一皺,他想得用一個法子解決,否則這事影響不好。

    “你不是智多星嗎?找你拿主意呢!”喬珊呵呵笑了。

    “嗯,我有辦法了。”葉小圣決定嘗試一下,想著就往人力資源部辦公室走。

    喬珊替他撥開人群,葉小圣從容地走了進去。

    “大叔大嬸。”葉小圣見過何忠父母,他這一開口,倒把這些人都愣住了。何忠父母都扭回頭,林娜也詫異地看著他。

    “我是領導的秘書,領導正在出差,剛上飛機,我剛確認了下,估計下午三點多到。這樣,我陪大叔大嬸先去吃點早餐,因為這事情最終還是領導說了算,您為難林總也解決不了問題。”葉小圣這話說的倒是頭頭是道。

    林娜忽然發現自己剛才和何忠父母溝通盡在據理力爭,扯勞動法和社保法的賠償事宜了。她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安撫老人的情緒。

    何忠父母被葉小圣說的話震了一下,兩人看著葉小圣,也想起來了幾個月前見過,好像是領導的秘書。停了和林娜針鋒相對的爭吵。

    “我們不是無理取鬧,因為孩子沒了,但是孫子還要生活,他治病把錢都花光了,接下來我們這老的老,小的小如何生活?”老太太又開始哭喪起來。

    “嗯,大嬸,走,我們先出去吃點東西,等會兒領導來了,再幫解決。”葉小圣扶著老太太往外走。

    “散了,散了,該去上班了。”喬珊招呼辦公室的人都回座位去。林娜也已經明白過來。

    “喬珊,你和葉小圣一起陪著去吧,我馬上和丁社長溝通一下。”林娜松了口氣。她想總算有時間和領導商量了,這一大早就被堵上,腦子差點空白了,習慣性思維真的能害死人。

    林娜忽然覺得葉小圣這小子不簡單,有想法又敢上來解圍,心里對他存著一份感激。

    葉小圣和喬珊把何忠父母帶到了公司旁邊的老盛昌,葉小圣讓喬珊領老人去入座,他跑到收銀臺那里點餐,他給兩位老人一人點了一碗蝦肉餛飩,然后又點了一屜小籠包子。

    當他坐回位子時,兩位老人開始喋喋不休地訴苦:

    “唉,我兒子命苦啊,叫他不要娶上海老婆,娶我們老家的多好,他非得不聽,說什么人要改變命運,結果拼命的掙錢,還是不能令他們家滿意。現在好了,人沒了,媳婦說不想帶孫子,估計是怕帶孫子不好再嫁,我們只好把孩子帶回老家去養。可是,我們兩個老人,人老了,哪有掙錢來源,怎么才能撫養孫子呢?所以只能是麻煩公司了。何忠經常說,他給公司創造了很多效益,我想公司能夠支援我們一點,讓我們的生活好過一點,麻煩你要跟領導多說說喲。”

    葉小圣和喬珊頻頻點頭,葉小圣明白,越點頭越能消除老人的敵對情緒。

    “大叔大嬸,你們就放心吧,公司會做出合理的補償的。但是兩位期望也不要太高,因為我們公司都是按照法律辦事,不是私人企業,是政府企業,政府企業的話,不是哪一個人能說了算的,都需要層層審批,每個領導的權力有限。一旦超過法律范圍的話,領導就要向上打報告,打申請。那樣就需要上級領導的審批,審批的時間可長了。如果你們要的數額非常大,那就要提交給更上一層的領導審批。那么你們會遲遲拿不到錢,假設上面不同意,交給法院處理,那你們兩三年內都不一定拿到錢。這樣既耽誤孩子,又耽誤你們自己。”葉小圣有條不紊地向兩位老人解釋。

    “我建議你們啊,還是要學會和領導商量,如果一次性能拿到錢,你們就可以帶著錢回家了,但是,一定要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如果錢要的太多的話,我們領導是做不了主的。”葉小圣善意提醒聽的老頭老太太似懂非懂。

    老頭問:“小伙子你們領導審批的權限是多少范圍啊?。”老頭還是有點社會經驗,他覺得葉小圣說的有道理。

    “這我就不清楚啦,你們想要多少呀?”葉小圣試著溝通。

    “那按照法律能給多少呢?其實剛剛林總和我們說,要測算,我問她,她說大概二十多萬,我們感覺根本不夠呀。”

    “按照法律的話,除了社保有償付的一次性的撫恤金,按照何忠的10個月的工資,以及你們二老一小的情況。這次是在二十萬左右,其他的是以后按月支付的。每個月還會隨著平均工資的情況有所提高呢”喬珊向老人做了簡要說明。

    “姑娘是學法律的嗎?”老太太問。

    “是的,我經常處理這些事情。”喬珊接口。

    說到這里,服務員端著托盤把蝦肉餛飩端上桌來了。

    “大叔大嬸,趕緊吃吧。”葉小圣提醒,老頭老太一人一碗開始端起來吃,能看出來,兩位老人確實餓了。一大早就趕來公司,老頭老太頭上的白發散亂著,為了照顧兒子肯定很久沒打理了。

    葉小圣看著他們,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爺爺奶奶,自從父親離家以后,他已經很久沒見過爺爺奶奶了。上次見他們還是五年前了,他想起小時候奶奶最喜歡給他買的就是大白兔奶糖,每次他去奶奶家,無論是暑假還是寒假,奶奶總是買好多好多糖放在衣柜的抽屜里。他想得抽時間去看看爺爺奶奶。

    老太太吧唧著嘴把餛飩往嘴里塞,老頭吃的快些,一晃10分鐘就把一碗蝦肉餛飩吃完了。這時,小籠湯包也上桌了。

    “哎呀,我都吃飽了,你們兩個也吃點吧。”老頭指著湯包對葉小圣和喬珊說。

    “不用不用,我們倆早都吃過了。”喬珊連忙擺手。

    葉小圣倒是拿起筷子,直接夾了一個湯包,喬珊看著他,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我還沒來得及吃早飯呢。”葉小圣夾著,然后招呼老頭:“大叔你吃吧,這包子很好吃的。”

    老頭被葉小圣的話感染了,拿起筷子也夾了一個。這場面喬珊覺著很溫馨。心里想起自己好像好久沒和家人一起吃飯了。

    “這年頭,有小年輕陪著老人吃飯真不容易。”鄰桌的人也側目往這邊看,估計都以為他們是一家子。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