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蒂蕪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結局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結局

作品:蒂蕪 作者:夙九 字數:778273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手機閱讀

    黑沉的烏云下電閃雷鳴,火花閃爍間呼嘯的狂風陡然靜止,適才仍自轟鳴的聲音似是消失了一般,場面頓時凝滯了…

    “拂幽!拂幽!”天地間仿若只有我一人撕裂心肺的呼喊聲在飄蕩,聲聲泣血。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砰’!!

    那凝結成一束的光暈猛然炸裂,壓頂的烏云似是被炸開了一條縫,光線透過隙縫灑下,明亮而溫暖…

    夜色退散,眾仙妖仰首目光緊緊盯著那一處,煌滅兇劍靜靜浮在半空,詭異的紋路覆蓋了半個劍身,然那迫人心神的邪煞之氣卻消失無蹤,此刻的上古兇劍仿若一柄普通的仙劍一般,靜靜漂浮。

    而在煌滅劍一側,百里骰翝癱倒在地,血染白云,生死不明。

    周遭一片寂靜,眾仙妖似是都屏住了呼吸,靜默仰首,神色悲憫。

    半空中,一玄色身形緩緩往下落,青絲在微風中微微蕩漾,手臂無力的垂下…

    我瞪大了眼眸望著那緩緩墜落的身影,睚眥欲裂,淚水奪眶而出,瞬間淚流滿面,心似是被狠狠攥著,疼痛欲裂。

    飛身而起,接住那墜下的身子,他眼瞼微顫著,薄唇輕吐了一句,“阿蕪,不哭…”

    緩緩闔上眼眸,仿若沉睡了一般,唇角微勾了一抹釋然的笑意。

    腦中忽而閃過那一幕,拂幽的手在我背上輕撫,柔聲安慰著,“阿蕪,不哭…只要你想到的,我都會給你,哪怕…”話音模糊,我不曾聽真切,然而,此刻那句話卻清晰的浮現在了我心中。

    我終于知道,拂幽的那一句,哪怕…是我的命。

    “拂幽…你醒醒…”抱著他,緩緩落地,我手撫上他略微蒼白的面容,輕喚著他名字,“拂幽,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拂幽…”

    他仍是靜靜閉著眼,不曾應答,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滴在他眼瞼之上,卻再也帶不起一絲漣漪。

    “拂幽…你答應過我的,你睜開眼睛,醒一醒好不好?你說過的,不再騙我的,求求你…睜開眼睛,拂幽…拂幽…”

    然,不論我如何呼喚,他都不愿再睜眼看我,他不愿…再見我…

    周圍人影浮動,來來往往聲音嘈雜,可我卻什么都不想聽,什么都不想知道。

    “蒂蕪…”

    我聽到了莘茉的聲音,她蹲下了身子,握住了我的手,眼眶泛紅。

    “莘茉…”我嗓音嘶啞,“拂幽還是討厭我了,我知道…”

    “他沒有討厭你。”

    “那他為什么不愿意睜眼看看我?他肯定是討厭我了,我那么懦弱,那么自私,明明…最先違背承諾的是我,是我違背了生生世世的承諾愛上了離淵,可是他卻不曾怪罪過我,一心一意的守護著我,可我呢?我只為自己的委屈不甘埋怨他,從未體諒過他,我甚至說…我恨他,我有什么資格恨他?”

    “蒂蕪…”莘茉取出繡帕,輕輕擦拭著我的臉,櫻唇微啟,望了我面容,卻又搖頭嘆息。

    “丫頭!你沒事吧?!”

    一襲白色長袍落入我眼底,我怔怔抬眸,瞥見了師父,茫然的眸子微動,一絲光亮在眼底乍現,“師父!”

    師父蹙眉望了拂幽片刻,搖頭沉嘆,“終究是來晚了…”

    我心一滯,淚水肆意,“師父,你能救他的是不是?你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師父…”

    “非是為師不愿施救,只是以元神祭劍,魂飛魄散,即便是我,也無法將他救回。”

    “怎么會…”

    以元神祭劍…拂幽…是要灰飛煙滅了么?比之被封印,更是殘忍,這世間,再無拂幽了…是么?

    淚水模糊了視線,我略有些粗魯的撕開了玄色衣襟,露出了白皙肌膚,心口的位置…一道疤痕尤為顯著,可是,那嫣紅的封印印記卻消失了。離淵未曾醒,那印記…不見了,與拂幽一道,消失了…

    “他以元神祭劍,阻止了妖王,乃是為大道而死,仙界定會予以表彰,丫頭啊…節哀…”

    “大道?什么大道?”我抬眸定定望著師父,“他為大道而死,大道可曾憐惜過他?師父你知道的,不是么?他生而魔胎,被父神所棄,魂魄被封印了數十萬年,在不曾犯下滔天大罪之際便被定了死刑,如今…卻為了所謂的大道而灰飛煙滅,他本無須如此,仙界眾多仙人都不曾以身祭劍阻擋妖王,而他…卻以元神祭劍…天道待他,何其不公?”

    師父眸光一黯,長嘆了一聲,靜默不語。

    “我只是想讓他好好活著,他答應過我的,會好好活下去的…我不要他用命來守護我想要的一切,我不要…不要…”

    嘶啞著嗓音,我埋首在離淵心口,泣不成聲。

    “丫頭,天命不可違…這便是他的命數。”師父聲音低沉。

    “師父…這不公平!就因為他是魔,就要承受這一切么?”

    師父嘆息著移開了目光,不忍與我對視。

    我仰首,淚水沁入了頸項,心似刀割,低垂了眸子,望著離淵沉靜的面容,“你說過不再騙我的,你食言了…我不會再原諒你了,不會!不會…”

    我緩緩起身,踉蹌著后退了兩步,不顧師父與莘茉的呼喊,飛身而去…

    ……

    庭院中微風裊裊,花香四溢,我仰躺于桃樹枝干上,繁花堆砌如雪落,我微闔了眼,閉目休憩。

    想想我蒂蕪數萬年的生命,從修得靈體至幻化人身,入了仙界,得一仙位,安然渡劫,成上仙…與離淵相戀,為他帝后,期間不曾守護蒼生,亦不曾造福六界,反而惹下一眾禍事…

    妖界中,離淵為救我,以身擋劍,血染衣襟,重傷沉睡。南天門前,拂幽以元神祭劍,灰飛煙滅,這一幕幕,似是走馬觀燈一般在我眼前不斷反復,整整一年…不曾歇息片刻。

    天上一天,人間一年。也許這時候,離淵還未曾從沉睡中醒來。

    我知道,當日的行為太過怯懦,在無法承受之下,我再一次選擇了逃避。其實…我無法原諒的,不是拂幽,而是我自己,眼睜睜望著拂幽以元神祭劍,我卻什么都做不了…

    這世間,再無拂幽了。

    記憶中,那個笑聲清朗略帶狂肆的少年,總是愛耍無賴撒嬌的少年,渴望溫暖愛慕著我的少年…從此,只能存在在記憶里。

    而我,此次,不愿再逃避了。

    不論我承認與否,我曾執著的少年已經死了,可我愛著的那個清冷上神仍在沉睡中,他仍在等我回去…

    一年,已然足夠。

    抬手張開五指,陽光自指縫投下,光線刺目,我輕瞇了眼,緩緩坐起身,從枝頭躍下,衣袂飛揚,帶起粉瓣翩躚。

    堪堪落地,稍一抬眸,便望入了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眸中,淡淡清冷之色,映了滿目錦簇花色與一抹緋色孤影。

    我呆愣在了原地,嘴唇微顫著,卻無一成調的言語,怔怔望著他,仍是初見時筆墨丹青細細勾勒的眉眼,俊美容顏之上,勾了淺淺笑容。

    他薄唇輕啟,嗓音淡淡,“蒂蕪。”

    我濕潤了眼眶,扁了扁唇角,飛快跑了過去,撞入他懷里,“帝君…你來了…”

    離淵擁著我,微涼的唇印上我額頭,淺淺一嘆,“是不是吾不來,你便不回?”

    “怎會!”我搖著腦袋,“我只是…想再過些時日,等思緒更清明些,再回去見你。”

    離淵輕笑出聲,“你這腦袋瓜,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一瞬瞪大了眼,掙脫了離淵懷抱,怒視著他。

    離淵定定望著我,半晌才道,“拂幽一事,吾已知曉,他之死,怪不得你。”

    聞言,我眸光一黯,良久不曾言語。他以赤誠之心待我,我卻心系他人,不曾為他思慮過半分,這其中差異,我再也無法彌補,也無法釋懷。

    離淵嗓音溫和,“蒂蕪,無須愧疚,吾已將拂幽魂魄送入輪回…”

    我猛然抬首,“你說什么?!”

    離淵道:“拂幽以元神祭劍,魂魄卷入了煌滅劍之中,幾近吞噬殆盡,吾醒之后,稍費了些力氣,將他虛弱的魂魄救出,隨后以神力溫養,送入了輪回。”

    “拂幽還活著?”喜色染上眉梢,我嘴角一咧,笑容嫣然。

    離淵不曾回答我的問題,只道:“歷經百世劫難,消除魔性,得成正道。”

    這樣…也好。

    “那你呢?傷好了么?”

    仍記得離去之時,他滿身的傷痕,血漬浸潤了玄色長衫,如今,也不知好了沒有。

    離淵勾著唇角,“終于想起吾了?”

    我微楞,訕訕一笑,臉有些熱,伸手攥了他袖擺,嗓音軟糯,“帝君…”

    他搖頭失笑,無奈的望著我,手撫上我發絲,“你啊…”

    “帝君還沒回答我呢?”

    “無礙…”

    離淵定定望著我,忽而緩緩俯身,墨染般的眸子深情而專注。

    我勾著唇角,雙手攬上他脖子,微閉了眼,迎上他微涼的唇,清冷幽香于鼻翼間縈繞,唇齒研磨,纏綿悱惻…

    微風輕拂而過,粉瓣翩躚落在纏縛的青絲之上,隱隱花香繚繞,旖旎春光無限…

    本書來自 品&書#網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记录